所在位置:首页 > 研究 > 通信科普

红色通信人物——曹丹辉将军二三事

时间:2022-08-12
来源:中国电信博物馆公众号           作者:
字体 :

1931年7月,蒋介石调集30万人向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三次“围剿”。8月2日下午,红军一名年轻的通信兵截获了一封何应钦发给蒋介石各部队的加密电报。待这名通信兵用“壮密”将电报内容全部破译出来后,发现这份电报竟然是蒋介石准备攻击红军的兵力配置与战斗部署。于是他迅速将电报送到红一方面军总部。朱德、毛泽东立即根据电报内容改变作战部署,四天三战三捷,先后歼敌8个团,缴枪万余,使红军从被动中夺得了主动。事后,毛泽东亲自接见了这名通讯兵战士,说:“你收到的那份何应钦的电报,对这次战役很有价值”!还当场发给他3块银元,以资奖励。

这位通信兵战士就是曹丹辉,那时他才16岁。

怪人,被降职还高兴地请大家吃饭 

曹丹辉(1915一1977),江西省南康市唐家镇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由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担任红十二军第六十四师政治部青年科科长。按现在的算法,科长是副团职。

抗日战争时期的曹丹辉

(图片来自于中国电信博物馆一层)

1931年1月8日下午,时任红军二十二军六十四师政治部青年科科长的曹丹辉,突然接到师长粟裕、师政委高自立的通知,说:军党委(军政委、党委书记谭震林)已经决定派你到红军总部报到,学习无线电技术。这一去就意味着以后的身份就副团职降级为战士。按说曹丹辉亏大发了,但是听说调他去学“无线电”,可把曹丹辉高兴坏了,还专门请大伙儿吃了一顿。第二天一早,曹丹辉前往江西宁都小布学习发报去了。后来他与胡立教、钟正一、李立田、邵东怀、骆炳林、吴茂林、周淼、肖英、温诤、李赤华(女)、李建华(女)等十二名学员成为了红军首批红色电台报务员,并且成为他们中的佼佼者。

第一期无线电训练班旧址

(图片来自于中国电信博物馆一层)

1931年6月2日,曹丹辉和上海特科培养的报务员伍云甫在福建建宁红一方面军总部电台上值班。下午19时,他们收到了赣南中央局发来的一份电报。“报时杂音很大,但我们终于抄下来了。这是红军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无线电通信啊!每个报务员都万分兴奋。”——曹丹辉在日记回顾。这是红军历史上第一次无线电通信,当时还是报务学员的曹丹辉全程参加并立下功劳。 

他腿上的暗号 挽救新四军番号于水火 

1941年1月4日,蒋介石以7个师约8万人,将皖南新四军军部及所属部队9000余人围住,发起进攻,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10日,军部在石井坑陷入重围。13日下午,军长叶挺在谈判时被扣押。在紧要关头,大队长曹丹辉命令军部电台报务主任郭隆辉凭记忆的密码,向华中总指挥部发出最后一份电报:“情况万分紧急。密码已经烧掉,请党放心。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在新四军时期,曹丹辉历任通信科负责人

(图片拍摄于中国电信博物馆一层)

新四军浴血奋战七昼夜,除2000余人突围、一部分被俘,大部分壮烈牺牲。曹丹辉和皖南军部参谋处的两位参谋机智勇敢地突出重围,辗转渡江北上,找到了新四军在淮南的一个根据地。到根据地后,曹丹辉把突围出来的几个电台工作人员组织起来,利用找到的一些收音机零件,夜以继日赶制了一部电台。然后用他突围时写在腿上和衬衣袖口缝的电台呼号,凭着强记在脑子里的密码,向上级发电报汇报了事变经过。

这时,刘少奇、陈毅在苏北正在焦急地寻找叶挺残部的信息。电台连呼多日,叶挺方面一直是死一样的沉寂,没想到这天竟然联系上了。利用这个微小的电台,刘少奇、陈毅了解到江南新四军的大量细节,掌握了国民党顽固派向同胞开火、杀害新四军同志的详细罪证。这些情报随即转呈到延安,送交毛泽东审阅。毛泽东愤怒之极,指示周恩来在重庆、刘陈在苏北,分别以中共或新四军将领的名义,发表国民党军围攻新四军的详情。社会舆论迅速倒向了中共一边。

原来蒋介石也一直在操纵舆论,企图在把新四军的谋反罪名坐实之后,彻底撤销新四军的番号。如果江北新四军再拒不北撤,将继续以平叛之名向陈毅所部进攻。那时江北数万人真有可能陷入与叶挺一样的绝境。好在周恩来在重庆打出有力舆论组合拳。社会各界、包括香港的报界,都在显眼位置发表声援新四军的通稿。蒋介石纵有通天之力,也再无法压下这舆论。刘少奇、陈毅重建新四军军部,也得以合理合法顺乎天理民心。

作为重大功臣,曹丹辉也受到新四军的通令表扬。随后,曹丹辉长来到在盐城新建的新四军军部,又担任起重组后的新四军总部通信科科长兼通信总队长的重任。

培养骨干,善待人才 让电信“红色基因”根基永固 

1949年“渡江战役”胜利后,摆在解放军面前的是如何对中国最大城市的、也是当时全国网络规模最大的上海电信业,展开有序接管工作、保持通信稳定的问题。实际上,早在渡江战役前,已经是第三野战军通信联络分局局长的曹丹辉就已经想好了对策:他选调了300多名来自第三野战军红色通信战线的骨干,组成“南下干部营”,一边打仗、一边学习。渡江后,又在江苏丹阳,进行了一个月集中培训。组织大家系统地学习接管城市的方针、政策和守则,并听取来自上海通信业中的“地下党”骨干的情况介绍,研究制定了稳妥的接管方案。经“地下党”工作,在战火中保护完好的真如国际无线电发讯台立即恢复通信,并向全世界发出了“上海解放”的新闻。这些红色通信展现的骨干们,陆续开始了对全国其他地区的电信事业进行了接管,成为我国邮电系统的骨干力量。

另外,对于来自南京国民党交通部电政司及相关机构的业务和技术“官僚”,他们大多是处长及业务技术主管,还有不少是刚留学归国的学者。曹丹辉觉得这些人不能作为冗员遣散,应争取他们参加新中国的建设。于是,曹丹辉明确指示,对这些人,不仅不能遣散,而且要薪水照发、安排好生活。他还在天潼路的海岸电台组织这批专家集中学习,做争取工作。经过学习、讨论,谈心、交流,消除了他们的顾虑,绝大多数专家表示愿意为新中国电信事业服务。

解放后的曹丹辉少将

(图片来自于网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曹丹辉一直兢兢业业地在通信联络战线上工作,历任华东军政委员会邮电部副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长途电信总局局长,军委通信部副部长、通信兵部副主任,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通信兵教研室主任,第六研究院副院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77年,因肺癌去世,终年62岁。

功勋永在,与日同辉!那些为新中国作出过贡献的勇士们,我们将永远铭记。

友情链接:

国家文物局

北京市文物局

中国博物馆协会

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学会

中国工信产业网

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电信博物馆

中国科技馆

title
关注官方微信

中国电信博物馆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10988|京ICP备 13024981号-1

返回顶部